离愁.

农坤 【红玫瑰】02节

 

小可爱都不会上升哦。


    蔡徐坤订购了去节目的航班,他已经荒废了太多时间,不能再浪费时间了。握着手提箱拉手,上了飞机。这不是他第一次坐飞机,内心却比前几回还要复杂,大脑也被晕机的难受填满,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。向靠背靠去。

    “抱歉,那个....这个是我的位置,你的位置在右边。”迷糊间,蔡徐坤听到一口软糯的台湾腔,但他已经没有精力再抬头看了。 

“睡着了吗?哎”陈立农轻叹了一口气,最后坐在了右边的位置。

有点渴了,陈立农想,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,刚拧开瓶盖,水就背身旁不安分+乱动+说梦话的人碰到了,倾数到在了身上。

陈立农表示: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无奈……好脾气的捡起地上的水瓶,衣服都湿了,行李也都在架子上,就算把行李从架子上拿了下来,拿到了衣服,也总不能在飞机上换衣服吧。

他叹了口气,就着一身的湿衣服,靠在了靠背上.“唔,狗蛋……”蔡徐坤两只手一挥,拍醒了身旁刚睡着的人。陈立农将蔡徐坤的手摆好,头靠好后,转了个身,继续睡过去。

“哇!睡的好舒服啊……”蔡徐坤身了个懒腰,左顾右盼中被身旁的人吓了一跳。

“你...你谁啊!?”蔡徐坤惊恐的看向陈立农,后着则似刚睡醒一般的揉了揉眼睛。“内个,我叫陈立农,坐在这个位置。”陈立农眨着下垂眼用台湾腔软软的说。“另外,你可以叫我农农。”陈立农咧着嘴笑起来,蔡徐坤瞬间被萌到“农农?我是蔡徐坤,19岁,一看你就未成年吧,哈哈,我应该算你哥。”蔡徐坤笑着摸着陈立农的头。

农农内心os:头可破,血可流,发型不可乱,但是,坤坤真的好好看哦……

“坤坤,可以这么叫你吗?”陈立农歪着头询问蔡徐坤。

“okok我朋友也是这么叫我的。”

陈立农和蔡徐坤互相留下了对方的电话号码便分开了。“陈立农加油!”他对自己说,说完便继续与作业拼搏.

第二天再从床上爬起来已经是上午6.7点了。惨了惨了,迟到就进不去了。赶紧穿上昨天准备好的衣服,从床上蹦了起来。



农坤 【红玫瑰】01节

小可爱都不会上升哦


"啪搭。"一双粗糙的手按起了台灯。
"抱歉啊,都这么晚了。"老者拿起了一旁的椅子,示意青年坐下。
"没事。"青年笑着打哈,坐在了椅子上。老者走到书架旁找起了书。青年却被一盆花引起了注意。花盆很大,却只养育了一朵玫瑰花.花中的玫瑰.很饱满,很美。他刚想询问那朵花的经历,老者却将书拿了过来。"小伙子,书找到了.”他惊喜的接过了书。
【红玫瑰】
他翻开了第一页.老者拿起了茶杯.
【序章】:我知道我们无法再相见,那朵玫瑰花,哺育着他的血.愿终有一天,我们能不再错过.
他看的迷糊,翻开了第二页.
【2014年2月5日.
.男孩跟随母亲来到北京,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。“农农啊,你可别乱跑啊,要抓紧爸妈的手,弄丢了可怎么办?”妈妈一直叮嘱着他.陈立农敷衍的点点头,向一朵花奔去。他伸手欲摘,手刚碰到玫瑰枝,便被花刺刺出了血.蔡徐坤听到一声惊呼,立马从园子里跑出来.
“没事吧?”蔡徐坤盯着花说.
“没事.”他抬头,刚想谢谢这位好人.
“我没跟你说话......”蔡徐坤打趣到.
“你这人....哼.”陈立农转过头,打算走,却被一双小手握住.
“嘿!这玫瑰花有毒的.傻子。”蔡徐坤看着陈立农气鼓鼓的小脸听到这句话后瞬间紧张起来。
“把手给我.”蔡徐坤看向陈立农.
“不在你手上吗?”
“另一只.”蔡徐坤拉过陈立农的手,从兜里拿出创可贴.贴在了陈立农的伤口上.
“谢谢.但不是说...有毒吗?”陈立农一愣.
“骗你的!”丢下这句话蔡徐坤便跑走了。

“农农. 不是跟你说别别乱跑吗?诶呦,你这傻小子,走吧。”妈妈拉走了呆在原地的陈立农.

靠!!!